聯系我們
電話:029-63605666
傳真:029-63605699
QQ :2558005238
郵箱:xfzjtzb@163.com
郵編:710025
地址:西安市灞橋區西安現代紡織産業園區灞柳五路1369號
日取消對華普惠制待遇,紡企的心情還好嗎?
发布时间:2019-04-04 09:32:30| 浏览次数:
日取消對華普惠制待遇,紡企的心情還好嗎?


2019年4月1日,日本停止給予中國輸日貨物普惠制關稅优惠。据估算,日方此举将导致我国输日货物的關稅成本增加近3亿美元,将从一定程度上削弱我国商品在日本市场的竞争力。日本是我国纺织品服装主要出口市場,目前,我國輸日産品中紡織品服裝、鞋靴等在日本進口市場份額占比約爲6成。在目前情況下,中國紡織服裝企業以及在華日資企業,他們的心情還好嗎?

中國紡企競爭力受擠壓

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提供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纺织品服装在日本進口市场份额占有率为58%,同比减少3个百分点,而越南份额为12.6%,同比增长1.4个百分点。更为严峻的是,日本在取消我国普惠制待遇的同时,仍保留了对越南、柬埔寨、印尼、孟加拉国等东南亚国家的普惠制待遇,而这些国家正是我国在日本纺织品服装市场中的主要竞争对手,我国对日出口竞争力受到挤压。

据统计,日本对华取消普惠制后,我国原产纺织品及原料在日本的進口關稅税率将比越南、印尼、孟加拉国及柬埔寨高出1.06~14.2个百分点。同时,由于近年来我国劳动力等生产成本的不断上涨,纺织服装等行业用工成本平均高出东南亚国家1倍至3倍。

据报道,浙江作为对日出口大省,深刻感受到了这一变化。纺织品服装是浙江的优势出口产品,据杭州海关统计,2018年杭州关区输日纺织服装产品签证6078份、货值8.08亿元人民币,化学工业品签证3785份、货值18.67亿元人民币,两类产品约占浙江省签证货值的44%。按此测算,今年4月1日新政实施后,仅此两类出口产品在日本将减少關稅享惠8000万元人民币。

另据温州海关统计,2018年1月至2019年3月,温州关区约为企业签发输日普惠制证书720份,签证金额1989.19万美元,按照平均關稅优惠幅度3%计算,约为输日企业减免關稅59.68万美元。出口产品主要包括鞋类、机电类等产品。其中,鞋类产品签证487份,签证金额1278万美元;机电类产品签证189份,签证金额486.23万美元。这两类出口产品约占温州输日签证份额的88.7%,可享惠關稅减免52.93万美元。

日本不再给予中国输日货物普惠制關稅优惠,福建纺企受到的冲击也很大。据统计,2018年,厦门海关签发输日普惠制原产地证4853份,涉及货物金额29835.05万美元,主要出口产品为纺织品服装等。按原来货物因持普惠制原产地证书享受關稅减免计算,日本普惠制“毕业”后,厦门辖区出口企业将增加约1491.75万美元關稅成本。

在華日資企業感受“離心力”

有专家分析,日本取消普惠制關稅待遇,不仅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中国纺服产品对日出口的利润,更将对在华组织生产加工的日资纺企带来冲击。其实,中国对日出口的纺织服装产品,在很大程度上依然由在华日资企业掌控着供应链上的有利地位。对于一些在中国设置生产基地的日资企业,關稅成本的提高或将使其重新考虑全球生产基地配置,为节省采购成本,日本進口商将会把更多的纺织品服装進口向仍享受關稅减免的国家转移,特别是东南亚国家。

與此同時,日本政府還制定了一系列優惠政策鼓勵日本企業從國外回遷到國內。爲促進日本本土經濟的振興,安倍政府制定了經濟“成長戰略”,鼓勵企業將總部和工廠遷往日本中小城市,並出台了相應的獎勵措施和稅收優惠政策。

能否擺脫價格優勢依賴是關鍵

日本是我国第四大出口目的地国和重要的贸易伙伴。日本自1971年起实施普惠制方案,1980年4月1日给予我国普惠制待遇,是对我国出口商品關稅优惠幅度最大的普惠制给惠国之一,日本的全面普惠制优惠对我国商品出口日本市场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然而,日本财务省于2016年11月正式宣布重新调整“特惠關稅”制度的对象国,新标准将中国、墨西哥、巴西、泰国和马来西亚5个国家从发展中国家關稅减免名单中剔除。

有专家分析,普惠制是发达国家给予发展中国家出口制成品和半成品的一种普遍性、非歧视、非互惠的關稅优惠待遇。当发展中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增长速度达到一定程度,发达国家认为这些国家或地区可以毕业,就会取消此种优惠。虽然已“毕业”的中国纺服产品将因此失去价格优势,但仍将在轉型升級中保持一定綜合優勢。

“從貿易總額角度來看,雖然單個産品利用普惠制的優惠提高了利潤,但由于出口産品逐漸向中高端檔次提升,中國對日出口總額不會受太大影響。因而,加強産品質量和研發力量將有助于提高對日出口,抵消取消普惠制限額造成的影響。”有專業人士認爲,我國政府應引導企業充分發揮在勞動力素質、産業集群、配套能力等方面的优势,不断优化产品结构,提升产品質量和品牌价值,加快产业升级、科技开发和自主品牌建设,将低成本优势转变为产业链齐全、人才集聚、市場巨大等要素的綜合優勢,逐步擺脫對價格優勢的依賴。

來自山東的一家服裝生産企業負責人在接受《中國紡織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僅依靠價格優勢去賺取微薄的加工費所面臨的不確定風險太多,也非企業發展長久之計。他談到,過去,自己的企業有相當一部分訂單來自日本市場,主要包括制服、工裝等。通過來料加工,以及和日本采購商的深度合作,該企業對日本精湛的面輔料材質有了全面而深刻的認識,掌握了日本的先進制板和工藝技術。目前,這家企業在技術改良和設備換新過程中大爲精進,具備了一流的生産能力和産品品質,正逐步縮減對外加工制造規模,轉而向自主品牌要效益。

在華日企爲何對中國市場有信心

而對于在華日資紡企來說,有專家指出,絕大部分日本企業並未放棄中國市場,他們從中國撤資並不是真正撤離而是調整,只撤走部分競爭力弱、盈利能力差的部門。

早在2016年日本财务省正式宣布重新调整特惠關稅制度对象国时,丰岛社长丰岛半七就曾表示半仍然重视在中国的生产加工业务:“由于东南亚生产加工品质不稳定,丰岛公司纺织事业部在东南亚的订单并没有增长。比如,追加生产时有颜色偏差现象,虽在逐渐减轻,但还没有完全消除。因此,我们继续保留在华加工生产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多數日企在多年前進入中國時,正是基于當時中國産業經濟水平布局的。然而,目前中國經濟保持穩定增長勢頭,市場消費日益向中高端産品擴大,特別是紡織工業正在轉型升級的背景下,我们更希望境外资金逐渐投向中高端制造环节。

如今,日本在华投资企业不得不面临来自中国产业轉型升級的压力。旭化成贸易公司社长浅野泰就表示,要拓宽在华企业旭化成纺织品贸易(上海)有限公司的中高端产品销售业务,充分发挥其在日本深厚的纱线加工和面料供应能力,并以全新的合作形式继续投资中国纺织服装业。他表示,尽管目前投资环境很严峻,但对未来中国市场充满信心。

與此同時,我國仍未放棄日本市場。目前我國正在積極推進與日本等國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系協定(RECP)和中日韓自貿區的談判,對日出口企業和相關行業組織也要提前研究機遇,積極爲談判提供相關建議,通過更有利于中方的原産地規則爲出口産品創造更好機遇和環境。

 
 
分享到: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上一篇:那些知名服裝品牌背後的中國代工廠
 下一篇:染料瘋狂漲,停産整頓又在進行中,這個旺季要怎麽過?
友情鏈接: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 中國紗線網 中國棉花網 中國紡織面料網

版权所有 西安AG手机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國紡織科技信息網